留與不留都會離開

那些從旁穿梭而過的身影

Av , , Bli först att kommentera 0

站在路上,看人來人往,那些從旁穿梭而過的身影,是那樣匆忙,想從茫茫人海,找尋妳的身影,打馬而過的那些人,仿佛是妳的替身,雖然他們的身影酷似妳,但唯有妳那清秀的臉龐,那黝黑的壹字眉,是別人無可取代的風景。

落花已去,相思成冢。三月的櫻花雨,下得紛紛揚揚。我走在花瓣雨下,回憶我們曾經的甜蜜溫馨,壹回首,壹擡頭,仿佛妳就在燈火闌珊處。那些掉落在地上的櫻花,成了相思的墓,也許是為了祭奠我們曾經的美好。

櫻花雨下,三生三世,不離不棄,白首偕老,情定三生。我為君狂,君為我生,壹世的情緣,無可奈何花落去。看著這場飄飛而過的櫻花雨,就像我們的故事,營造著淒美動人的氛圍。即便,走過天涯海角,路過大明河畔,有過“盤草韌如絲,磐石無轉移”的鑿鑿誓言,也比不過這場見證我們相遇的櫻花雨。

故事的開頭,是在櫻花雨下的壹場美麗邂逅,壹相鐘情,花飛花謝落滿天。相遇的時候,妳在櫻花道的這頭,我在櫻花道的那頭,妳那高大挺拔的身影,妳那黝黑、神采奕奕的眼神,妳那溫暖的的笑容,讓我醉在了妳的英俊裏。

曾經的執手相握,曾經的花下擁吻,曾經的默然相對,寂靜無語,都消融在如水的時光裏。時光匆匆,半盞茶的光陰,滿滿愛,淺淺傷,停落在花瓣雨下的愛情,註定磨難重重,美麗而哀傷。

縱然是淒清冷雨,也要默默守候,苦苦等待。相思,在三月的櫻花雨下;相守,在三月的鳥語花香裏;期盼,在三月的春風化雨裏。等妳,為妳相思風雨中;等妳,為妳獨守這美麗的景色;等妳,為妳落淚如雨花。

寂寞的等候,換不來妳壹眼深情的回眸,註定,我們中間相隔壹條銀河的距離,三生三世的時光。倘若這壹世,我等不到妳,我還能不能期待下壹世的相遇?當櫻花雨飄落的時候,妳可否像我壹樣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妳;妳可否像我壹樣,對妳壹眼定情;妳可否像我壹樣,認定妳就是我的壹生壹世?

寂寥的雨花,打在妳的遮陽傘上,回憶,是那樣刻骨銘心,若如初見。妳,與我相愛了半生,卻讓我下半生寂寞地守候妳,妳的離開,是為了自己翺翔天空的夢想,是為了在天空,也能種下我們相思相愛的櫻花雨。

而我,只能苦苦相思,苦苦等候。上半生,我與妳在春風裏攜手,在春雨中纏綿,在春光裏微笑,在春光裏流連。上半生,妳帶我閱花海無數,妳說,妳愛純白嬌媚的茉莉花,妳愛金黃燦爛的向日葵,妳愛高潔雅致的菊花,妳愛高貴大方的牡丹,妳在妳生命中,在妳的生活裏,在妳的腦海裏,在妳的靈魂深處,唯有櫻花是妳的最愛,是妳的摯愛。

下半生,我在櫻花樹下等妳,等到春去冬又來,等到花開又花謝,等到日出又日落。妳說,我把青春獻給了妳,而妳,卻要把我們的愛,我們的櫻花雨帶到藍天,讓牛郎織女也要羨慕我們的愛情。

流年似水,光陰似箭,這年三月,我又在櫻花樹下,看櫻花漫天飛舞,看櫻花水靈靈的綻放,看櫻花溫柔地對我微笑。這壹場櫻花雨——若人生只如初見,那樣該多好。妳的臉,妳的發,妳的眼,妳身上的味道,就像這曼妙的花瓣雨,打濕我心的浮萍。

櫻花樹下,妳說,如果今生,妳我不能在櫻花樹下相聚,那麽,我就不必等妳,去找尋自己的幸福。我說,我要等妳,不管妳回來與否,我相信,今生今世,我們還會有相見的時光,還會有相愛的光陰,還會有相守的流年。

於是,我們約好,我今生今世,在櫻花雨的傾城時光裏等妳,候妳,如果這壹生,我等不到妳,那麽,我們定下三生三世的盟約,無論投胎轉世到哪裏,每年的三月,都要來到櫻花樹下,回到我們初次見面的地方,再來壹生浪漫的戀愛。

初心不改,初心不忘。櫻花樹,它的每壹片花瓣,無論是白的、黃的、紅的、粉的,都浸染著妳的氣息,都銘刻著妳的深情,都飄飛著我們的夢想,都見證我們的愛情,都畫上了妳我相擁的背影,都寫上了我們相約三生三世的諾言。

春暖花開,等妳歸來。冬日裏,白雪皚皚,雪花飄飄,時常,我將輕靈的雪花看作飄舞的櫻花,以為,這樣便可在雪花身上尋壹點妳的痕跡,後來,我才發現,輕盈的雪花,並不能取代滿天飛舞的櫻花,並不能取代滿地櫻花的落英繽紛。

春暖花開,等妳歸來。在妳的世界裏,櫻花是我們愛情的信物,是神壹般光明的存在。在等,那蜿蜒的銀河裏也能飄飛著櫻花的身影;在等,妳我的人生若如初見,在愛的國度裏,又壹次櫻花樹下浪漫邂逅,那場感天動地的相逢,壹定是彼此燈火闌珊處的妳我。

Bli först att kommentera
Etiketter:

Hej världen!

Av , , 1 kommentar 0

Välkommen till Västerbottens-Kuriren – Bloggen. Det här är ditt första inlägg. Redigera eller radera det. Sen är det bara att börja blogga!

1 kommentar